訪客 您好!登 入網站地圖
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

服貿與新自由主義

服貿與新自由主義
  • 講者 @ 邱毓斌 (屏東教育大學社會發展學系專案助理教授)
  • 撰文 @ 林彥婷 (旗美社大實習專員)
  • 攝影 @ 旗美社大
  • (217)
  • 2020-08-23 18:10:14
  • 2020-09-19 12:10:00
服貿與新自由主義_QRCODE
  • 用LINE傳送

強迫推銷服貿,難以消除人民疑慮

次服貿協議的爭議,大致可歸納為以下三個面向:政治、經濟、社會。經濟全球化下,各國間紛紛簽定了貿易協定,為了節省審議時間加速貿易結盟,部分國家透過程度不一的「黑箱」方式進行條文審查,但基於民主制度原則,各國在使用快速審議制度仍有嚴格的限制。然而台灣政府面對服貿審查事宜,多種未符合民主程序的舉動(30秒宣告通過、談判條文無法更動、監督機制不適用於服貿條款等),在在都違背了民主的原則,也快速削弱了台灣人民對政府的信任。

灣在60年代經濟起飛後,對外貿易活動便十分活絡,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,進一步建立與多國經貿往來,近年來,海峽兩岸互動頻繁,台灣更成為全球對中國貿易依存度最高的國家。種種與他國貿易接觸的事實,都可看出台灣在貿易上早已開放,不似政府所言「若不與中國簽訂服貿將會鎖國」的情況。

國資本背後多為中國政府所主導,中資大量進入台灣社會,企業若產生不利於中國當局的言行,可能隨時會遭到經濟上的制裁,台灣民主體制是否會受到中國資本所影響,轉而以商圍政呢?面對由中國政府所控管的企業及工會,政商運作上的差異,一但發生勞資糾紛,台灣政府是否有能力保護中資企業底下的台灣勞工?

灣政府對於兩岸服貿協議,採取的強迫推銷手法,不願正視人民的擔憂,不僅難以消除人民對於中國資本進入台灣的疑慮,也讓人民對服貿協議接受度不增反減。

新自由主義式的經濟全球化,貧富差距日益擴大

新自由主義式」的全球化貿易有兩大重點:資本移動自由度提高及貿易障礙降低。過去資本移動多以國內為主,現今由於各國稅率的調降,貿易障礙逐漸降低,使得跨境投資、跨界商品的取得更容易,市場開放也更簡單,也因此產生強調「全球治理」的國際機構角色,如WTO。因應貿易全球化,國際組織的影響力日益增強,甚至經由這類組織所通過的協定,無須再經過各國國會審查授權即可生效,此種狀況在國際間引起了不小的疑慮,擔憂這是否將會成為各國政府間政商勾結的途徑。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E. Stiglitz 提到當代需要的是「更公平而非更自由」的貿易方式,全球經濟組織需要有更民主的管理方式,在各方面的管理上皆須取得全球性的協議,透過全球性多邊協議,降低強國霸凌弱國權益的情況,維持公平的貿易環境。

glitz 觀察到現今無論強弱國,貧富差距皆日益且快速的擴大,造成這樣的情況,正是因為各國常藉由「提升競爭力」為目標進行勞動人力交流,於是資方企業規模不斷擴大,資本更快速的累積;相反的,使用勞力換取金錢的受雇者,工資卻只能越壓越低。正因此種狀況在世界各國不斷的發生,近年來也發展出許多反經濟全球化的運動。例如2005年WTO部長會議在香港舉行,來自世界各地的社運團體紛紛聚集到香港,共同發起「抗議世貿行動周」。

反服貿不只是反黑箱

次反服貿運動不單純是反黑箱而已,這些過程內容都跟經濟全球化所產生的情況作相互連結。在現今世界經濟體的情勢下,經濟發展跟勞工權益不完全是對立的,像韓國勞工過去向資方抗議薪資太低,就迫使資方提早投入產業研發,而非降低勞工薪資,提升產業的競爭力。勞工處境、社會發展跟政府運作該如何有效的聯繫,這將會是台灣接下來所面臨最棘手的問題。

總共 6 / 13 筆 在此分類
TOP 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