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客 您好!登 入網站地圖
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

從民族植物學觀點比較亞洲與非洲的香蕉文化

從民族植物學觀點比較亞洲與非洲的香蕉文化
  • (405)
  • 2020-08-24 12:14:10
  • 2020-09-13 22:23:24
從民族植物學觀點比較亞洲與非洲的香蕉文化_QRCODE

旗美社大公共論壇 289 場次

  • 時 間:2 月 29 日
  • 地 點:旗山生活文化園區
  • 主講人:佐藤靖明 (大阪產業大學人間環境部 生活環境科 准教授)
  • 紀 錄:陳亭瑾 (旗美社區大學專員)
佐藤靖明教授
▲ 佐藤靖明教授首次走訪旗山。

台灣在過去種植大量香蕉,旗山更擁有「香蕉王國」的美名,許多生活方式、文化都和香蕉產業息息相關。亞洲與非洲雖然都是香蕉的重要產區,但是卻擁有不同的民族和歷史,如此不同的地域發展出的香蕉文化有何異同?旗美社大第289次公共論壇即邀請到來自日本,關注並研究香蕉文化的佐藤靖明教授,從民族植物學的觀點來進行比較,以下為當日演講和討論記錄。

來自日本大阪的佐藤靖明老師專長是研究香蕉文化,在學術領域中是相當年輕與充滿熱忱的學者,此次特別選定旗山考察走訪,觀察旗山獨特的香蕉飲食文化與香蕉人文地景。往往,我們將香蕉視為經濟作物,不覺得跟生活文化有特殊的連結,透過佐藤的分享,讓我們對香蕉有不同以往的認識。

一開始佐藤說道,日本市面上熱賣著各式各樣的香蕉產品,如香蕉醋、香蕉蛋糕、香蕉果凍。東京澀谷從2010年開始,甚至還設置了香蕉的自動販賣機,讓人可以隨時吃到新鮮的香蕉,喜愛的程度由此可見。但自1963年開放自由進口後,台灣的香蕉現今已大多被菲律賓的香蕉所取代。佐藤感嘆,雖然進口的台灣香蕉數量大為減少,但他仍然覺得台灣香蕉的美味無可取代。

被馴化的香蕉形塑人類的飲食文化

佐藤先從植物學切入,幫助大家在短時間中認識香蕉家族,種類之多,真的讓我們大開眼界!但其實,香蕉全都是經由兩個最早的野生香蕉繁衍而來的(分別是Musa acuminata、Musa balbisiana),以前透過自然的雜交和變異,產生各種不同的變化,現在則透過人工配種和改良,生產出符合多數人喜愛的風味。目前世界上的香蕉種類,超過兩百五十種以上。

最早香蕉的歷史是從東南亞傳播出去。但西元兩、三千年前,香蕉已從印度尼西亞傳入非洲大陸,成為非洲相當重要的主食作物。又在十七世紀,隨著奴隸的遷移傳入美洲大陸,因此在美國,也可以看見許多人把香蕉當作主食。日本的植物學者─中尾佐助(Sasuke nakao),以主食作物將世界分為四大文化,分別為東南亞的根莖作物文化,如芋頭和甘蔗,地中海的小麥文化,發展麵食和麵包,美洲大陸是玉米、馬鈴薯、南瓜文化,以及非洲的樹薯和香蕉文化,則於沙漠和灌木林中間發展而出,呈現了農耕與人類文化發展的關連性。

香蕉在烏干達的重要角色

佐藤在2001年抵達東非烏干達從事香蕉調查工作,他發現在非洲,香蕉普遍應用在日常生活,並透過紀錄當地人的飲食習慣,發現香蕉可以做成主食、佐料、點心、飲料等,食用的品種與型態相當多元,除此之外,其枝葉及莖幹(纖維)也被拿來做成各式日常用品與精緻的手工藝品,甚至在神聖的教堂裡,也會放置整株的香蕉來做為宗教儀式的特殊裝飾。經由研究香蕉的用途,可以了解當地豐富的生活文化。

在烏干達有許多的叢林,人們以火耕種植香蕉,不需人力來管理照顧,只要採收時再進到叢林裡,將需要的部分取下,其它則回歸到大地的循環裡。而鄰近烏干達的坦尚尼亞裡的村落,幾乎在住家旁和家族墳墓裡就種起了香蕉樹,依據各種不同的用途,種植多達20種的香蕉,包括做為主食、水果、點心、香料、釀酒、煮湯用的,烹煮的方式甚至直接放在火上炭烤,也都十分美味。香蕉葉拿來包裹醃肉,還可以修飾食材的苦澀,使湯汁更為清澈。每逢多雨期雨勢較大時,則把香蕉葉覆蓋在地上,可防止土壤流失。

香蕉每個部位都有用處,曬乾的葉片可以做成香菸的菸絲,莖幹的纖維較粗可以拿來做繩索,曬乾的莖幹外皮可以做燃信來引火,連香蕉皮也可以拿去餵養山羊和牛等家畜,將物盡其用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。除自用的用途外,也發展出香蕉獨特的手工編織藝品,乾燥的香蕉樹皮可以編籃,或莖幹的纖維依乾燥後呈現深淺不一的顏色,可以在編織時進行配色的安排。家裡有生產多餘的香蕉則會運往都市販售,超市裡看的到各種料理用的香蕉,餐廳裡也提供香蕉料理的簡餐和自助餐,至於香蕉出口,則是銷往歐洲,讓大量非洲裔移民也可以在外地做出懷念家鄉的香蕉料理。

在烏干達的習俗裡,會在結婚當天由新郎準備香蕉來送給賓客,這就像古代日本會準備米來送給大家,是一個象徵喜事的風俗習慣。香蕉也象徵生命力,父母親會將孩子的臍帶埋在香蕉樹底下,慶祝生命的延續。社會文化中會把香蕉分為男人用的和女人用的,釀酒的香蕉必須是要由家中的壯丁來踩出汁液後,靜置兩天發酵為啤酒,在炎熱難耐的天氣中飲用,相當清涼解渴。家中婦女則負責烹煮料理用的香蕉,這樣的性別分野十分的嚴密,禁止逾越。烏干達人也習慣把香蕉比喻為女性,當地有一首傳唱的歌謠,意思是要好好疼愛女性,就像農家珍愛香蕉一般來珍愛女人。

比較烏干達與台灣,明顯差異在於台灣的香蕉品種單一化是受到市場主義的影響,種類的選擇上無法擺脫強大的市場導向。然而,非洲沒有市場機制去獨尊特定的品種,讓每種香蕉都保有自己的存在價值,甜的和不甜的,適合煮的和不適合煮的,硬的和軟的,多元的食物交織出豐厚的生命經驗與文化圖像。

這次佐藤的分享整理出香蕉在人類日常生活的重要角色,與人類社會密切的依存關係,著實撼動了我們的神經。對於現在處在農村的我們,該如何延續農村的生活智慧?讓想在這裡生活的人可以安身立命?如何擺脫市場機制,與都市建立一個互惠的糧食供應體系?想佐藤的分享,似乎給了我們啟發,讓我們可以重新思考,人與地球之間,需要什麼樣互相依存的和諧關係?然後,選擇相信的事情,我們去做。

非洲豐富的香蕉料理
▲ 非洲豐富的香蕉料理─炭烤、包葉、蒸煮、釀酒。
非洲香蕉手工藝編織
▲ 非洲特殊的香蕉手工藝編織。
總共 3 / 12 筆 在此分類
TOP 上一頁